封神之乱斗三国:第39章 玉玺事件(余韵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无暇顾及马元义的死活,孟翔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没想到我会死在张平部下的手中。

    想想中的死神并没有降临。

    孟翔只感觉身体一重,貌似有重物压身。

    睁开眼睛一看,钉耙已经砸到了自己身上,却被自己身上的黄土挡住,没有给自己造成伤害。

    来不及思考从哪冒出来的这些泥土,自己没死却是事实,趁着对面那黄巾士兵还没回过神来,孟翔双手往地上一撑,起身后迅速的拔出腰间长刀,抖了抖身上的泥土,戒备着那么持着钉耙的黄巾士兵。

    那名黄巾士兵震惊的看着孟翔,仿佛不敢置信震惊这必中的一击会被挡下来,刚刚孟翔闭上了眼睛没有看见,他可是看的一清二楚,手中钉耙竟然被一面黄土形成的土盾挡住,自己附在的灵气虽然将土盾击破,可却无法给面前那人造成伤害,一套普通的法术当然不至于令跟随天公将军张角起义的黄巾士兵惊讶,让他感到惊讶的是,这手法术自己曾经在训练的时候在少主张平的手上见过,可是,他为什么会帮助一个孙坚军的士兵呢?难道对面这个人,就是那个就是被少主所救的孟翔吗?想着,他就将目光看向身后冲锋的路上。

    好机会,孟翔握紧了手中的长刀,心中不免产生了趁他失神给他一刀的想法,可惜孟翔还没有被乱世的残酷所同化,从未杀过人的他还下不了这手。

    而边上的其他士兵,都互相纠缠着,虽然能腾出手来给这二人一击,可是谁也没有动手,战场之上,生死攸关,容不得分神,且不提正与自己战斗着的敌人,若是一击不中,就有可能多面对一个敌人,死亡的几率将会大大的增加。

    那黄巾士兵没有继续攻击,刚从鬼门关走了一圈的孟翔也没有上前,一边想着刚刚是怎么死里逃生的,一边注意着那黄巾士兵的举动。

    顺着那士兵的目光看向孙坚与马元义战斗的所在,孟翔不由惊觉出声道:张平。

    没想到张平还没有逃走,一开始没有见到张平,孟翔以为这些黄巾军只是为了拖住孙坚军,而张平早已带人离开了。

    仔细看去,孟翔发现张平的双脚离着地面,虚浮在空中,左手拿着一面一尺七寸大小的黄色旗帜,右手持那把桃木剑,口中念念有词。

    一声断喝,张平左手那旗帜一挥,右手桃木剑朝马元义一指。

    只见,马元义脚边地上的黄土纷纷凝聚在身,覆盖在他身上,形成了一幅土色铠甲。

    哈哈哈。马元义对着孙坚一阵大笑,道:你有神兵古锭刀又如何,今日我二人战你一个,合该你死于此处。

    见马元义恢复了活力,而且套上了一身泥土做的战铠,孙坚不惊不恼,冷哼一声道:我却没有想到黄巾军的至宝\\\'黄巾旗\\\'竟然在张平那,不知这张平在黄巾军中又是什么身份,哼,有\\\'黄巾旗\\\'又如何,刚刚张平为了治疗你的伤势,还为你加了这么一身灵气形成的铠甲,现在应该已经没有什么战斗力吧,到时候抓住你二人,缴了这贼旗,这天下也该安定下来了。

    呵呵呵。听了孙坚的话,张平一阵冷笑,道:封神开始,乱世将现;苍天已死,黄天当立。此乃神仙箴言,汉朝气数已尽,我观孙将军也是一英雄,不忍心让你折在这里,打了这么久,两军也是各有死伤,上天有好生之德,不如我等就此别过如何。

    神仙?神仙在哪?你叫出来我问问,自始至终都是你们这群妖道的胡言,迷惑百姓而已,我劝你们还是束手就擒为妙,除你与渠帅马元义外,余者我定不追究。

    听了孙坚的话,马元义举起手中的大砍刀怒道:少主与这厮说怎么多干嘛?今日,就用这孙坚的人头祭旗,作为我黄巾军出山的凭证,顺便替颍川一战死去的兄弟们报仇。

    说完,马元义一声大喝,灵气运转,穿着那黄土铠甲,举着大砍刀便劈向了孙坚。

    古锭刀一横,二人又战在一起。

    难道我就要死在这里了吗?望着迎面而来的钉耙,孟翔心中一阵暗悔,刚刚自己太托大了,一不小心没防着脚下,竟然被一具尸体绊倒在了地上。

    粗布黄衣,袒着胸,手上的武器无论怎么看都像是农具,那名黄巾士兵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呵呵,看来自己真的不是什么主角命,回到三国没有死在吕布华雄等名将手上也就罢了,竟然要被这么一个小小的黄巾士兵给杀了,手中的长枪也在刚刚倒地时抛在了不远处,钉耙愈来愈近,现在再去拔腰间的朴刀肯定来不及了,孟翔没有管就要在自己的砸上几个窟窿的钉耙,陶醉的深吸了一口古代新鲜的空气,睁大眼睛看向场中,不是关心这场战争的胜负,只是为了看这世界最后一眼。

    不远处,左宣一把眉尖刀舞的是大开大合,守多攻少,令边上多人近不了身,以一人之力竟拖住了七八个修为略低于他的黄巾士兵。看来上次与他私斗时,左宣还是手留下情,没有下杀手,亏得自己经过了几日的训练,凭借着这具身体原本的素质与对武器的熟练,还有那一丝丝对危险的敏感程度,战过左宣后便以为自己能在战场上保命,打消了跟张平回太平村的想法,现在想想是多么的可笑。

    后悔与不甘在脑中电光火石般的闪过,那欲夺取他性命的武器还未至身,生命里最后的时光,孟翔贪婪的望着战场中的风景。

    边上的其他士兵几人合在一起结阵,长柄短兵互补,也是与那些黄巾士兵僵持在一起。

    现在战场上的关键就在将领那边的战斗了,不过这与将死的孟翔已经没有关系。

    孙坚已经举起了古锭刀,古铜色的光芒直对着马元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